八方旅人2主线剧情详解 全部剧情内容介绍

DNS在线 52 0

八方旅人2主线剧情详解。不少玩家可能还不太清楚本作的主线剧情内容,下面带来具体的介绍,供各位玩家们参考。

主线剧情详解

写在前面:

2代不像1代,1代里,最后的手记直给了所有暗线,几乎不存在什么疑惑之处。而本作有太多的谜语人和支离破碎的线索,我也只是在不违背游戏证据的前提下,用能说服我自己的逻辑将整个故事编写了出来,比如绯月之夜,比如王子与公主的故事,还比如达克斯特的进击时间,以及奥克奈特的身世问题,我在思考之后,尽量确保了故事的内容完整与合理、不前后矛盾,至于其他的,就见仁见智吧。文中字数太多,不及校正,可能出现不少语病错字,留待以后再慢慢编辑吧。

光明与黑暗的第一战:

遥远的过去,突如其来的异界黑暗出现在世间,黑暗带来了混沌,无尽的黑夜降临,使得人心向恶,自相残杀,月亮甚至成为异界魔物来往此间的的媒介,仿佛血染一般,变得惨淡绯红。异界魔物没有思想,只有本能的杀戮,世界支离破碎,而代表混沌的便是邪神伍迪,他扬言要吞噬世间一切,世界存亡之际,代表八个职业的八位神明站了出来,来到邪神所在的贝达尼亚城与其对峙,最终七位神明战死,圣火神爱尔福林克在得到了亡者托付的力量后,使用圣火封印了邪神伍迪。

邪神虽然被封印,但是他带来的黑暗之力,依旧弥漫于世间,魔物仍在横行,圣火神因此在大陆的四个方位,暨贝达尼亚城的四个对角方向,建立了四盏蓝色火焰台,其中一盏藏在一座小岛之上,颇为隐秘,四座圣火台的力量为世界带来了曙光,将贝达尼亚城彻底沉入了海底深渊,永恒的黑夜渐渐消散,魔物被驱赶回了异界。此后。只要蓝色圣火不灭,邪神将永被封印,黑暗之力将再无泛滥之日。

光明与黑暗第二战的谋划期:

但就在邪神伍迪沉入深渊之前,为了有朝一日可以重回大地,他用仅存的黑暗之力制造了自己的血脉传承达克斯特,作为未来解封自己的手段和让其寻找可供自己再次行走于世间的容器,达克斯特生性残暴好战且天赋聪慧,拥有邪神之血的他长生不老,他不具备邪神伍迪那召唤无穷无尽黑夜的力量,因此来到此界的达克斯特只得藏匿其身等待机会,他修建了达斯格鲁因神殿,在此研究光之血脉,寻找熄灭圣火方法,在漫长的时间里,他找到了三座圣火台的位置,并通过研究,了解到邪神之力加上生命献祭便可以熄灭圣火,因此他用自身血液,既邪神之血造了三把黑血武器,黑之剑、黑之弓、黑之杖,又在圣火神死后,绑架了他的一名血脉传人,用邪神血脉和光之血脉制造了黑血书,就此掌握了召唤黑紫烟形态的暗影之力的方法。暗影力量会附身生灵,被附身的生灵会变得残忍嗜杀,暗影之力出现的时节,黑夜短暂降临,月亮再次被染成绯红,大地被照射的一片惨红,异界魔物借此将短暂的重返世间,同时黑血书还记载着熄灭圣火的办法、以及散发着强大的蛊惑性力量,内心阴暗之人将会被书中歌颂黑暗的内容所折服,彻底拒绝明天的到来。

时光荏苒,人类的保护神圣火神寿尽,但他在死前却为这世间留下了两个希望的种子,一个是他的血脉传承,一个是他早亡的发妻阿鲁帕提斯,他将妻子遗骸制成了一面镜子,并为这面镜子附上了圣火神强大的法力,这面镜子平时模糊不清,但心中存有圣火的人照后,圣火会化为实体,照射出温暖的光芒,这面镜子由圣火神血脉的主支一直保管,这支血脉的传人每名都唤自己为阿鲁帕提斯。

光明与黑暗的第二战:

圣火神死后,蛰伏已久的达克斯特带着四件黑血神器(剑、弓、杖、书)首次已大魔法师的姿态出现在人世间,他用黑血书举行仪式,召唤了暗影之力,无数被附身的生灵侵袭人间,暗影引发了黑夜,带来了绯红之月,无数异界魔物降临,达克斯特到处肆虐,销毁着一切可能阻碍邪神降临的力量,寻找着最后一盏蓝色圣火台,数不清的王国因此毁灭,无人再能抗争。

在这期间,竟还有一群利欲熏心的人类,因感受到了暗影之力的强大,竟为争夺这股黑紫烟而自相拼杀,感到讽刺的达克斯特向这群人施加了诅咒,把他们变成了思想单纯的兽人,这群因诅咒突变的人,离开了人群,来到两座岛屿重新聚集生活繁衍,他们用兽语称这座岛屿的北岛为托托岛,南岛为哈哈岛,后人习惯性的将其统称为托托哈哈岛,但令达克斯特没想到的是,这座后世的哈哈岛,就存有他一直未能找到的最后一盏圣火台。

达克斯特用三把黑血武器和人命献祭,彻底熄灭了三盏圣火,正当他以为世间再无人可以抵抗之时,一个心灵纯净,不受黑夜和暗影影响的人站了出来,他叫卡尔,他那纯净的心灵引来了圣火的力量,产生了塑造这世界的原初之炎,他用这原初之炎再次点燃了三盏圣火,重为世间带来了曙光。在原初之炎的加持下,卡尔打败了达克斯特,卡尔将达克斯特的暗影之力剥离,并用原初之炎的力量将其封印在了托托岛的无名之乡北方洞窟内,交由心灵单纯的兽人世代看守。战败的达克斯特就此逃遁隐匿。 此战中,达克斯特持有的黑血剑被击落,黑血书被圣火之力净化损毁。

卡尔立下信条,要自己的族人世世代代守护圣火,保世间太平,卡尔族人驻守西北方后世称为落日遗迹内的圣火台,西南方则交由库国祖先建立洞窟以保不失,并让库国祖先带走黑血剑,予以封印。东北方交由圣火神死后,信徒们在圣火台处成立的圣火教会看管,东南方则让其继续隐匿在孤岛深林之中。

但有件事,是卡尔难以预料的,在无名之乡封印暗影之力为兽人们带来了另一种麻烦,每隔400年,原初之炎的力量会有所松动,封印缓解,暗影之力溢出,会引发短暂的黑夜,月亮再次被染成绯红,异界魔物席卷托托哈哈岛,幸而岛中自古生有三只神兽,炎(龟)虎,冰鸟,水蛇,它们每隔400年便会帮助兽人击退魔物,扛过封印松动期,也因此兽人将绯红之月的危机和神兽战胜魔物的故事作为警戒,刻于石壁之上,每次大战后的三只神兽都会离开托托哈哈岛,去往别处大陆默默地守护人类,如抵御风雪、抵抗海啸、防止火山爆发。

但在漫长的时间里,由托托岛兽人看守的暗影之力,却从禁地慢慢变成了试炼之地,成为想要获得力量的人的考验场所,这也许是兽人想解除使命、逃离绯红之月的自作主张,亦或是卡尔族某位后人的自保手段,究竟为何,却不得而知了。

光明与黑暗第三战的谋划期:

战败的达克斯特逃回了达斯格鲁因神殿,失去大部分力量的他重新蛰伏,在漫长的时间内,人们渐渐遗忘了大魔法师达克斯特的所作所为,因受伤感到力量在慢慢消逝的达克斯特,诞下了一个男孩,男孩继承了达克斯特好战的血脉,在达克斯特的帮助下男孩建立了国家,成为了一国之王,但达克斯特发现,这个孩子没有传承邪神之血,没有长生不老之能,无法成为邪神行走世间的容器,无奈他只得继续等待。

不久,国王诞下一子,取名克洛德,达克斯特发现克洛德体内含有邪伍迪的血脉,他今后足以成为邪神伍迪的完美容器,本为血脉传承的克洛德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并将为之付出行动,达克斯特将黑血杖交给了克洛德。

但是,在距故事开始前830年,克洛德爱上了另一国的公主,本也应拥有好战天性的他,被爱情慢慢融化,两人带着黑血杖私奔而去,好战的达克斯特怒不可遏,亲自出手,炸开了公主国——后世称为达克斯特大洞的巨壁,两国也因此开始了不眠不休的战争,公主国最终也沦为了奈落之城。而王子与公主带着部分家臣,来到了一个被后世称为遗种镇的地方,在那里修建了城镇,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未能再次等到邪神容器的达克斯特身心俱疲,深感自己大限将至,他用自己最后的时间重新撰写了黑血书中的文字内容,取名夜之书,书中记录了召唤暗影的仪式、熄灭圣火的方法和明天不必来临的信条,他又用自己最后的血液之力制造了另一个邪神伍迪的代理人——奥克奈特(女)后便悻悻死去,奥克奈特不够强大也不够智慧,作为一个只能久生于人间的邪神代理人,她只好带走夜之书和黑血弓,在漫长的寿命中,再寻他法。搅乱世间的大魔法师达克斯特就此殁于达斯格鲁因神殿,后世魔法学者慢慢的竟将神殿视为了某种交流圣所。

藏匿遗种镇的克洛德因长生不老,只得看着妻子慢慢衰老病逝,随着寂寞时间的推移,他的内心越发偏激,一是他本能的需要完成复活邪神的职责,二是他需要感情滋润,三是他想脱离容器的职责,而脱离的办法,他没有采用达克斯特的方法——诞下拥有双血脉之人,而是偏激的决定选择诞下一名“优秀”的后人,这个后人要足以衬托出克洛德的高贵,这个人要足以手刃克洛德,夺走他的容器之力。也可以换种说法,便是克洛德真的想死了,但死前也要遵守使命完成复活邪神伍迪的职责,只不过具体怎么完成,由他来定。

为了弥补自己的感情缺失,同时找到合适的继承者,他利用蛊惑之术在世界各地勾引了大量的妙龄女子,为其生儿育女,事后甩弃妻子,将大部分孩子送入由他自己成立的黑蛇盗贼团,小部分留在遗种镇听用,还有一些舍弃在城市角落,活下来的坚强人士,他也会想办法吸收进盗贼团。日月如梭,黑蛇盗贼团早已发展成大陆内数一数二的盗贼团体,但业务除了盗窃外,还有杀人。盗贼团中看起来是长幼有序,但事实上,他们都是不明旧理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克洛德甚至为盗贼团设立了规矩,想当首领,必须杀死当前首领。这既是为了选拔他认知的容器适格者,也是为了今后手刃自己而做的铺垫。

奥克奈特终于还是找到了克洛德,两人建立了联系,即便奥克奈特察觉了克洛德的不愿做容器思想,但还是决定携手完成复活邪神仪式,二人就此制定好了一些列复活邪神伍迪的计划。

消灭圣火守护人,卡尔族。

复原黑血书,这需要由达克斯特的尸骸为原料,重新制作还有暗影之力的魔之书,并与夜之书合而为一。

探查出藏匿最深的一台蓝色圣火的下落、削弱各看守圣火台的防御力量。

留给克洛德一份夜之书副本,以便寻找更多对生活绝望的人作为助力,让他们协助熄灭圣火。

夺回黑血剑。

让4人各带四把黑血武器,以活人为祭品,先后行动,熄灭圣火,时间间隔不宜太久,以免因圣火熄灭后引起的黑夜变长现象,使人怀疑,从而计划受阻。

祭祀生命,复活邪神伍迪,带来容器,邪神重临世间。

拟定计划后的二人随即着手实施, 某年,达克斯特一支后裔在克洛德的授意下嫁入了沙地库国皇室,就此,达克斯特的好战基因由库国皇室流传下去,沙地因水源问题,诸国间旧怨由来已久,库国因达克斯特血脉问题,长年举兵征伐,黑血剑被再次启用,几世不断,库国看管的圣火台,也日渐凋零。

距故事开始前30年,奥克奈特来到城市克拉克雷吉,这个城市旁边就是现今卡尔族的的落日驻地,她在城市内残忍的放了一把大火,大火烧死了很多人,在活下来的人们绝望之时,她以圣母的姿态出现,蛊惑人们火是守护蓝色火焰的族人放的,火焰会带来灾难,人们群情激奋,聚集在了奥克奈特身边,奥克奈特以夜之书为教义,就此成立了月影教,蛊惑教徒冲进了卡尔族的驻地,屠杀了族人,当时年幼的卡尔蒂娜目睹了这一切,并和另一名族人瓦多斯侥幸存活,至此,不明缘由的她们认知到圣火不能保护她的族人,她暗暗发誓,圣火保护下的人类都该去死,圣火不该存在,明天也不该存在。此时,再次变换身份的奥克奈特找上了卡尔蒂娜,给她看了夜之书,本就有蛊惑之力的夜之书,加重了卡尔蒂娜的绝望之心,她彻底成为了奥克奈特的信徒,奥克奈特告诉她,终有一日他们可以夺回暗影之力,借助力量剿灭月影教,报得大仇,并进一步灭亡明天。可怜的卡尔蒂娜被人愚弄而不自知,又被仇恨蒙蔽了所有,也注定了未来她那悲惨的结局。

也就是在此之后,卡尔蒂娜加入了用于维护圣火教会权威的暴力机构——圣堂骑士团,并最终成长为圣堂机构长,奥克奈特则改名明特,加入了圣火教会,将黑血弓和夜之书藏在教会深处,以温柔的修女姿态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

猎人贝托莉柯,她在幼时便结识了奥克奈特,受到终结明天和夜之书的影响,她成为了奥克奈特的忠实信徒,成为了她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弓。贝托莉柯受命巡游大陆,寻找拥有能力且对明天不抱希望之人,她也因此结识了沉迷研究终极魔法罔顾人伦的学者哈维。

女作家丹珍,她的情侣为了更好地演绎丹珍的作品,却过劳而死。丹珍在绝望之际,遇上了修女明特,也就是奥克奈特,随着明特的安抚,丹珍对明特渐渐依赖,最终超出了尊敬与爱慕,上升为信仰,明特哄骗丹珍寻找最后一个圣火位置。

故事开始前数年,丹珍以导演身份加入了一个巡游演艺团,开始了不断寻找圣火之旅,最终,丹珍在托托哈哈岛发现了圣火的踪迹,并告知了奥克奈特。

孤儿欧伯罗和孤儿欧莉,两名无血缘的流浪兄妹,两个人生于穷苦的乌国,后来库国的战火又席卷了乌国,他们习惯了烧杀抢掠,内心中早已一片黑暗。长大后的欧伯罗阴差阳错加入了库国,改名霞山,天资聪慧的他慢慢的成长为一名顶级军师,但在无数战争过后,他再次感到了空洞和活着的无意义,他也不断像妹妹欧莉灌输着这明天充满绝望的思想,兄妹二人就此沦为阴间行者。

距故事开始前数年,克洛德发现了这对兄妹,并将夜之书示于霞山,没想到霞山对夜之书中渗透的蛊惑之力毫无感触,原来他早已是此间中人。克洛德告知了兄妹二人自己的身世与灭世计划,要求二人复原黑血书,并夺回黑血剑,分别执行熄灭圣火仪式。

黑血书的复原需要大魔法师的支持,在克劳德的搭桥下,霞山兄妹结识了猎人贝托莉柯,贝托莉柯告知了他们哈维的存在,霞山委托哈维制造黑血书的魔力部分——魔之书,并告知了原料需要达克斯特的遗骸,一直在寻找究极魔法的哈维欣然接受。霞山回到库国,谋划着夺剑一事,欧莉以记着身份来往于各地,串联着各处情报,互通有无,确保各地的熄灭圣火工作,同步开展。

故事开始前一年,身处遗种镇的克洛德迎来了一个名叫特鲁索的少年,少年采药迷路至此,克洛德感受到了他内心中的急功近利般的救人之心,拿出夜之书让其观摩,特鲁索果然沉沦,思想变得极端,正如过犹不及,他扭曲了救人的信念,认为活着才是痛苦,特鲁索的思想慢慢恶化,最终决定通过毒烟降雨毁灭人类,克洛德半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默许了他即将开展的行为。令克洛德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漫不经心的举动,为他树立了一个本可避免的敌人,有这个敌人存在的队伍,总是充满了BP点数,打的所有BOSS难以自理。

至此,邪神伍迪一方的所有助力(一群老六)全部开始了行动,他们是达克斯特孙子克洛德,达克斯特代理人奥克奈特(修女明特),信徒猎人贝托莉柯,病态的魔法师哈维,报仇使者卡尔蒂娜,愚昧的导演丹珍,先头兵特鲁索,听哥哥话的记者欧莉,始终身在黑暗深渊的军师霞山,以及黑蛇盗贼团,他们这些人开展的行动,却在未来直接影响了六个人踏上了自己的使命旅程。

歧路旅人的开始:

一、提米诺斯,男,30岁,神官 (异端审问官)

5年前,圣火教会的教皇和异端审问官洛伊,两人察觉到了教会中的黑暗之力,他们在探查中发现了夜之书与黑血弓,洛伊和教皇尝试毁坏两件物品,均因黑血能力强大而以失败告终,教皇只得撕下四页夜之书内容,并分与三位好友保管;而洛伊却无法再信任教会,在对自己的继任者提米诺斯示警后,决定带着黑血弓离去,将其远藏他处,无论对方是谁,都休想达成目的。

奥克奈特得到消息后大为震惊,将夜之书交由卡尔蒂娜保管,并派出了猎人贝托莉柯去追寻踪迹,截杀洛伊。并告知其托托哈哈岛的圣火所在,要求其想办法削弱圣火防守之力,并完成仪式,熄灭火焰。

洛伊最终被截住,贝托莉柯使用黑血弓射死了他,并交尸体交由哈维试验,洛伊变成了一头噬血的怪物,肆虐于托托哈哈岛,持有黑血弓的贝托莉柯,从此后渐渐被人称为黑猎人。

30岁的提米诺斯已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异端审问官,一日,查明了修女明特部分真相的教皇欲将此事告知提米诺斯,却被先行察觉的明特设计害死。查证中的提米诺斯结识了率真的圣堂骑士克里克,二人随着线索结伴外出查案,却发现先后竟有四人被杀,当时的提米诺斯并不知道,他们几人均是夜之书书页的持有者,杀他们,只是为了回收书页。提米诺斯最终抓到了凶手,瓦多斯,一个卡尔族幸存者,在提米诺斯打算审问瓦多斯时,圣堂机构长卡尔蒂娜适时出现,将瓦多斯带走,阻止了审问,并在明特的授意下,将这个昔日同胞秘密处死。而明特以关心为由和提米诺斯互通书信,掌握着对方的动向。

提米诺斯来到了卡尔族的遗迹,当时的圣火被卡尔族用石墙阻挡,提米诺斯因此没有发现端倪,他在这里查明了卡尔族的历史和被灭亡的真相,知道了有卡尔族的幸存者为了报仇,舍弃了守护圣火的使命,转而投向了黑暗之力。

提米诺斯来到圣堂机构打算审问瓦多斯,再次遇见了克里克,二人得知瓦多斯被秘密处决,深感愤慨,克里克在夜间独自行动,运用从提米诺斯处学到的查案技巧,进入了圣堂机构的暗室,翻找出了夜之书,正打算送交提米诺斯时,却被机构长卡尔蒂娜拦截,并斩杀。白天,看到克里克尸体的提米诺斯深感自责,他最终也来到了暗室,通过审问卡尔蒂娜副官,洞悉了卡尔蒂娜就是卡尔族幸存者的身份,他回想起卡尔族历史中阐述的将暗影之力封印在了托托哈哈岛的无名之乡,判定卡尔蒂娜下一步将要前往此处获得报仇之力。

沉寂已久的卡尔蒂娜,为的就是积攒力量,通过试炼,在得到奥克奈特的允许后,她带着完本的夜之书,心中回想着奥克奈特解读的召唤方法,终于通过了试炼,来到了暗夜封印之处。

提米诺斯紧随而至,二人对峙,以自身职责审问异端卡尔蒂娜,卡尔蒂娜催动暗影仪式,却不想奥克奈特的解读方法为假,奥克奈特早已不需要这个可能霸占暗夜之力的棋子,卡尔蒂娜为其打掩护,方便自己在教会行走的目的已然完成,这个棋子如今已无用处,错误的仪式反噬了卡尔蒂娜,这个漂亮英武的机构长,瞬间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怪物,理智全无。

提米诺斯只见大事不妙,隔空召唤了三名和此次事件毫无关系的队友,四人合力击败了魔化的卡尔蒂娜,卡尔蒂娜就此随风散去。但是心有杂念的提米诺斯忽略了夜之书一事,离开了封印之地。

一直跟踪着提米诺斯行程的记者欧莉,悄悄地回收了夜之书。

事态暴露后,圣堂机构权威一落千丈,权柄从暴力机构又回到了信仰机构中,但是提米诺斯仍有很多谜团未解,他不知道屠杀卡尔族的月影教领导者是谁,也不知道夜之书为何物,这些可能还要在今后的旅途中寻得真相了。

二、欧修缇,女,兽人,20岁,猎人

黑猎人贝托莉柯在击杀了洛伊之后,在托托哈哈岛留滞期间,因兽人众多,无法下手熄灭圣火,不过她也因此了解了400年一遇的绯红之月灾难,她发现在那期间,魔物来临,兽人必定大乱,为保万无一失,她决定先行去剿灭三只守护兽。同时,她发现了一只受到暗影之力影响的魔物小狗(狼?),她将其捕获,并送往哈维处研究,最终演变成一只噬血好杀的怪物。

而这只狗的由来,就成了欧修缇的故事起源,在被诅咒的兽人来到哈哈岛上已过去了很长时间,现在的他们已经和人类混居而生,各自族群不断加大。10岁的欧修缇在此降生长大,在兽人村长白虎的带领下选择搭档,欧修缇大喊就决定是你了,选中了一只猫头鹰,落选的小狗心情抑郁,受到溢出的暗影之力影响,发狠袭击了欧修缇,之后逃走(非得挑一只的后果),并在多年后被黑猎人贝托莉柯捕获。

10年后,兽人村长看着日益渐红的月亮,告诉了欧修缇绯红之月的灾难,和她需要寻找三神兽来抵抗魔物的使命,内心纯洁的欧修缇欣然应允,在踏上旅程之前,一只变异魔物突然出现袭扰了村落,那魔物正是被哈维研究成怪物的前任异端审问官洛伊,欧修缇将其消灭,怪物死前述说着和提米诺斯告别的话语,便于噩梦中彻底解脱了。

解除危机的欧修缇踏上了旅程,但她不知道的,在这十年间。三位神兽均已被黑猎人所击败,水蛇战死,身体被人类剥削;冰鸟蛋被黑猎人鼓动的一群猎人协同打破,冰鸟癫狂;炎龟(虎)和黑猎人单挑,双方均受重伤,炎龟(虎)就此沉睡。

欧修缇最终克服艰险,救治并带回了三神兽(其中一只是刚孵化的水蛇之子),旅途中她发现人类对守护自己千百年的神兽恩将仇报,深深感受到了人类的贪婪与无知。回到岛后,适逢绯月之夜降临,异界魔物出现在托托哈哈岛,本有领土争端的人类和兽人决定合力抗击魔物,就当魔物渐渐被三神兽和欧修缇打的溃不成军之时,一只饱含暗影之力的巨大的魔物出现在众人面前,欧修缇通过味道察觉这是她10年前没有领养的那只小狗。

欧修缇苦战不敌,和魔宠猫头鹰一起被打入海中,在即将死亡之际,欧修缇向先贤卡尔一样,心中的圣火实化出现,并赋予了魔宠力量,猫头鹰带着欧修缇回到战场,欧修缇召唤出三名对之前掉水的自己不管不顾、又与本次事件毫无关系的三名旅行者和魔化狗展开了决战,最终,魔物消亡,绯月消散,托托哈哈岛重归宁静。欧修缇决定肩负起守护托托哈哈岛的职责。

圣火的熄灭1:

然而,欧修缇不知道的是,这只狗是由黑猎人贝托莉柯在绯月期间带回岛上的,她趁着众人清扫魔物之际,来到了圣火台前,她拿着黑血弓将自己献祭于魔化狗之口,魔化狗更加疯狂,向着欧修缇发起了攻击,而那盏蓝色火焰,也终于熄灭。

三、斯洛妮,女,23岁,盗贼

斯洛妮自打记事起就在黑蛇盗贼团学习盗窃和刺杀之事,稍有抗拒便会被蛇母鞭打,长大后的她成为了正式成员,脖子上套上了含有剧毒的项圈,作为蛇的证明,项圈需要两把钥匙才能打开,分别掌管在团队首领蛇父和蛇母手中,这个盗贼团成员都含有达克斯特血脉,残忍好战,斯洛妮也充斥着好战之血,但也继承了她母亲善良和坚守的真心,她并不甘于永远服从无良无德的黑蛇盗贼团,所以从小开始便因为叛逆,屡次被蛇母鞭打教育。

随着熄灭圣火计划的开展,克洛德也决定将容器接替一事正式落地,他让蛇父派人盗取克洛德存放在某处的黑血杖,并泄露消息,让盗贼们被围堵绞杀,以此开展选拔容器的仪式,斯洛妮不幸地陷入了计划当中。

斯洛妮一行人盗窃了黑血杖,有队友在中途遇难亡故,认为有内鬼的斯洛妮将黑血杖交给蛇父后决心探查。结果等来的却是蛇父安排的互为叛徒一事,不明真相的昔日伙伴被要求铲除叛徒,自相残杀就此开始,斯洛妮在手刃伙伴后,活到了最后。

伴随着蛇父蛇母的外出,绝望的斯洛妮暗自发誓,要脱离盗贼团,要争取自由,因此她需要摘除含毒项圈,因而要得到摘除项圈的钥匙,钥匙又是蛇父蛇母随身携带,这就意味着,只有杀了蛇父蛇母才可能换取自由。

踏上寻找蛇父蛇母旅途的斯洛妮,在一个由蛇母运营的孤儿院内找到了蛇母,这里其实是她训练幼童盗贼的中心,斯洛妮与蛇母展开战斗,并杀死蛇母拿到了钥匙。孤儿院的孩子们就此解放。

斯洛妮找到了蛇父,蛇父向他讲述了与斯洛妮之母玛丽埃塔相识一事,蛇父在执行任务中结识了玛丽埃塔,他们陷入爱河,玛丽埃塔随之加入了黑蛇盗贼团,并成为了新的蛇母,并怀了蛇父的孩子,但此时,盗贼团创立人克洛德也看上了玛丽埃塔并将其蛊惑,玛丽埃塔杀了蛇父的孩子,重新怀上了克洛德的孩子,诞下了斯洛妮。愤怒的蛇父杀了玛丽埃塔,并将功劳让给了下一届蛇母。

蛇父与斯洛妮的对峙最终降临,对蛇父抱有复杂情感的斯洛妮,最终选择了自由,他战胜了蛇父,得到了第二把钥匙。然而斯洛妮却发现,两把钥匙无法打开项圈。

经过一段时间的分析探查,斯洛妮找到了用两把钥匙开启的大门,她顺着通道来到了克洛德的遗种镇,克洛德告诉了她黑蛇盗贼团的前世今生,了解到了大家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后(不包括她的母亲),斯洛妮发出了绝望惨淡的怒吼,她凭空召唤出三名旅友,击杀了这个活了不知多久的怪物。

斯洛妮拿到了钥匙,解下了项圈,获得了自由,克洛德也完成了他的容器选拔仪式,就在他欣慰的迎接死亡之时,他问到斯洛妮偷不走的东西是什么,却得到了他最不愿听到的答案:“明天”。这也许就是对恨绝明天的邪神血脉,给予的最好还击。

圣火的熄灭2:

蛇父拿着斯洛妮偷到的黑血杖,交还给了克洛德,克洛德令欧莉带给了奥克奈特,奥克奈特在确认夜之书已回收的前提下,将信徒导演丹丽唤至教会圣火台前,奥克奈特拿出黑血杖举行祭祀,可怜的丹丽,直到消亡都没有明白缘故为何。圣火就此熄灭,黑夜更加漫长。

希望的获取:

斯洛妮向提米诺斯提起,她在盗贼团中曾听说教会内藏有名为阿鲁帕提斯的宝物,侦探嗅觉敏感的提米诺斯与斯洛妮一起探查,最终在教会阁楼内发现了一位名叫阿鲁帕提斯女性,她受教皇庇护于此,世代传人皆唤此名。在得知教皇死后,又看到了二人心中含有圣火,她意识到危机将至,自己应当履行使命,她将自己持有的阿鲁帕提斯之镜的半面给予二人,并决定出发寻找另外半面。

不久后,斯洛妮向提米诺斯发现了阿鲁帕提斯的尸体,她是被奥克奈特授意圣堂截杀的,阿鲁帕提斯死前留下了线索,二人就此在日月洞窟内寻找到了另外半面镜子,镜子合体后,模糊不清,不知作用。

四、光,男,21岁,剑士

混入库国王室的达克斯特血脉,影响着每一位王室成员,他们好战嗜杀,不断发动战争侵略邻国,化名霞山的欧伯罗也不断的为国王纪苛出谋划策,直到堕入黑暗。某年,纪苛结识了光的母亲可芮,可芮体内拥有圣火神的血脉,渐渐影响纪苛的好战之心,他们诞下了二王子光,这便孕育出了两个祸端种子。

一个是正妻所生的大王子无间,他体内聚集着浓厚的达克斯特血液,一心只想征战四方,但光的存在却不断侵扰着他的思绪。二是光的体内自此交汇了两个不相容的血脉,达克斯特的血脉会在光愤怒时出现,并主导身体,因更为癫狂,这让光看起来极为格格不入。

无间为了消除光身上存有的圣火之血,派人谋杀可芮和光,可芮被杀,光第一次展现出暴走成狂之力,击杀了强盗,也渐渐为国人所害怕。

上了年纪的纪苛国王也许是因为受到过可芮的影响,渐渐地感到了战争的残酷和国民的不安,决定将王位传与温柔的二王子光,让国民休养生息。

察觉到国之将变的霞山,嗅到了夺取黑血剑的机会,他秘密的为无间出谋划策,助无间攻陷了皇宫,斩杀了国王,并诬陷二王子光造反,无间称帝后,霞山隐遁,无间持黑血剑开始大杀四方。

逃脱追兵的光,决定去寻找霞山为其复国,霞山也早已想好对策,他帮助光获得了兵源和武器,通过计策助光打开了通往皇宫之门,无间与皇帝无间终于碰面,战斗开始之前,光和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展开了清算,最终靠着圣火之血和坚强意志,彻底消除了达克斯特的血脉之力,最后要做的就是铲除无间。

不相信摆脱诅咒血脉之力的无间,强行催动黑血剑,终被暗影吞噬,变为魔物,光在凭空出现的三个旅友的帮助下,战胜了无间。就在光感慨之时,霞山出现,催促其对外宣布无间已死,战争终止,恍惚结束的光领意而出,黑血剑,就此落入霞山手中。

光平息了战火,加冕为帝,立志为库国和周边国家带来繁荣与和平。

圣火的熄灭3:得到黑血剑的霞山,挟持无间的副手来到了库国不再看管的圣火洞窟内,他暴露本来面目,祭祀副手,圣火因此熄灭。

五、卡斯蒂,女,29岁,药师

卡斯蒂是济世药师团的团长,他们由一群旅行药师组成,秉持多救一人的理念,行走于大陆之间。一天,药师团在凛纷镇行医时结识了一个新手药师特鲁索,特鲁索未能救治自己的身患绝症的妹妹而心有不甘,他崇拜药师团的宗旨,加入了团队,开始了旅行。但是,特鲁苏的救人信念要远远高于其他成员。

多年后,他们来到一个村落,在救治时发现需要一种特殊药草,卡斯蒂与特鲁索合力采集药草挽救了村子。

一年前,卡斯蒂与特鲁索携手采药误入遗种镇,见到了主人克洛德,克洛德将夜之书拿与二人观看,救人理念更加强烈的特鲁索就此沉沦,过犹不及的他扭曲了思想,认为活着才是痛苦,死亡才是最完美的救人,而卡斯蒂却对夜之书嗤之以鼻。

济世药师团决定远征,留下隐藏着自己扭曲思想的特鲁索镇守村落,看管病患。谁知等待药师团归来的却是地狱般的光景。远征归来的药师团回村寻找特鲁索,却发现天降紫雨,村民牲畜陆续毒发而死,药师团成员也陆续出现中毒症状,寻迹而去,竟发现是特鲁索在山顶燃放毒烟降雨,为的就是让人们不再痛苦,被发现后的特鲁索逃离现场决定去往某国国王加冕典礼,为的就是毒杀更多人命,济世药师团的成员以命灭火。

卡斯蒂的好友玛莱娅舍命将她送上了船只,并将自己得到的可以破解毒雨的药草雪露托付给了卡斯蒂,之后毒发而亡。

苏醒的卡斯蒂丧失了全部记忆,她只能凭着行医手记和玛莱娅的幻影引导自己,踏上了寻找记忆之旅。最终,卡斯蒂找回了记忆,并及时赶到了国王加冕城,在三个凭空出现的旅友帮助下击杀了特鲁索,然而毒雨已经降下,烟雾弥漫。

据说从没有药师可以一次性调和五种药物,然而,带着死者的托付,生者的明天,卡斯蒂耗费了大量BP,爆发出了无穷的专注力,她以雪露做药引,一口气调和了五种药材,成功制作出了抗毒雨的特效药。

当人们想要感谢她时,她却说,是济世药师团拯救了这座城市。

六、奥兹巴尔多,男,38岁,学者。

哈维绝对是一个疯狂的学者,疯狂会引发灾难,有时也会带来成果。他是一名教授,沉迷于探究附有第七根源的究极魔法,暨风火冰雷光暗外的第七根源,然而他很寂寞,没有哪个学者可以跟上他的研究步伐。这时奥兹巴尔多出现了,同样自负的奥兹巴尔多也仿佛找到了知音,两人一起探讨,研究,推演究极方程式,但是哈维渐渐感受到,自己的才能不如对方,这让他产生了扭曲的嫉妒心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先行研究出究极魔法,展现给奥兹巴尔多,他要夺走对方的一切。

就在这时,霞山找上了他,向他诉说了制作魔之书一事,并提示了需要达克斯特的遗憾为原料,就此提示,哈维幡然醒悟,看到了利用魔之书施展第七根源究极魔法的前景,他通过不断研究察觉了制作魔之书的另一材料,圣火神后人的光之血脉,巧合的是,这个血脉就存在于奥兹巴尔多的妻女身上。

哈维开展了他的行动,他在奥兹巴尔多的家中放了一把火,绑架了他的妻女,偷走了他的方程式,并伪造了两句尸体,造出奥兹巴尔多用火焰魔法谋杀妻女的假象,他买通法官判其有罪,但是嫉妒心强烈的哈维将刑罚从死刑改为了无期,因为他相信奥兹巴尔多早晚会来寻找自己报仇,届时他便可以在其面前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此后,奥兹巴尔多被流放荒岛监狱,哈维杀了奥兹巴尔多的妻子不断用她的鲜血进行试验。

五年后,抱着无边复仇信念的奥兹巴尔多越狱成功,寻找线索一路来到哈维的秘密研究室,却发现哈维竟然在等待自己,哈维向他展示了用其妻子之血制作的合成兽,哈维含泪击败了合成兽。之后又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女儿依然在世,但被哈维洗脑,唤哈维为父,哈维要留着女儿做为最后的魔之书成品材料。

发现女儿未死的奥兹巴尔多从复仇之心转为了保护女儿之心,他来到达斯格鲁因神殿,面对哈维,哈维在奥兹巴尔多面前进行了第七根源的计算,利用光之血脉和达克斯特遗骸成功制作出了魔之书,并施展了暗影魔法。无法抵抗暗影魔法力量的奥兹巴尔多陷入了绝境,思绪中与女儿的回忆浮现,他的胸中渐渐涌起了什么,紧接着,奥兹巴尔多得到了真正的解,他的身体发射出了斑驳绚烂的光芒,将哈维击败,无法控制魔之书力量的哈维,也就此被反噬而死。

奥兹巴尔多解除了被洗脑的女儿,但是为了女儿的心智恢复,没有急于相认,但是他毫不担心,因为他已切实掌握到了第七根源的究极魔法——爱。

圣火的熄灭4-1:

心系女儿的奥兹巴尔多在击败哈维之后,没有碰触魔之书,而是被潜藏起来的欧莉秘密回收,拿到魔之书的欧莉赶往无名之乡,拿走了夜之书,将两本书合而为一,黑血书复原了。作为最后的圣火,欧莉意志坚定的拿着黑血书,来到了卡尔族遗迹内的圣火台前,就在她决定献祭自身时,她突然犹豫了,内心中始终萦绕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七、帕特提欧,男,24岁,商人

16年前,帕特提欧与父亲和叔叔洛克来到荒野小镇,决定靠挖银卖银经商,帕特提欧的父亲与此地的未见面的地主签订了合约,获得了经营权。

8年前,三人靠着银子为小镇带来了蓬勃生机,三人也因此积累了大量财富,然而就在鼎盛之时,叔叔洛克决意离去,他认为银子开发之人越来越多,银价将掉,他打算去东大陆开发新兴的蒸汽机,他却帕特提欧同去,但后者心系小镇拒绝了。

离开小镇的洛克暴露了贪婪的本性,他原本就是这座小镇的地主,与帕特提欧父亲签订合约的就是他本人,他通过合约漏洞调高了赋税,8年间小镇繁华不再。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苦日子的帕特提欧感受到了贫穷的痛苦,此时他立志希望天下不要再有穷人,所有人都可以拥有美好的明天,他保持着乐观心态,不断努力,带领小镇走出困境,重现了往日荣光。

此后他辞别了父亲,踏上旅程寻找洛克,同时寻找能令所有人不再受穷的明天。

帕特提欧来到洛克的公司,见到了他们研发的蒸汽机,帮助工人实现了量产的目标,本以为世人皆可因量产提高生活水平,却不想洛克扣下了蒸汽机量产技术,他的想法只是将蒸汽机的成品不断出售给各大高层和权贵阶级,实现垄断。

不认可此举的帕特提欧向洛克递交了买卖合同,洛克轻言以800亿的价格就可以将蒸汽机出让,帕特提欧毫不退缩,勇敢签订。

欧莉以记者的身份出现,询问原因,帕特提欧向其讲述了愿帮助更多的穷人,有价值的东西大家应该分享的想法,欧莉认为人类无不自私自利的想法第一次动摇了。

帕特提欧求到了西大陆的大贵族阿尔伦多,希望其能够投资,在完成阿尔伦多的考验后,对方拿出了800亿支票。

洛克打算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量产成功,并将卖于权贵阶层,就在发布会召开之时,帕特提欧赶到现场出示了支票,不认账的洛克却在随后载了满满800亿现金跨海而来的阿尔伦多的威慑下彻底服输,将蒸汽机卖给了帕特提欧。帕特提欧随即便向全世界公开了蒸汽机技术,他成立了公司,雇佣了改过的洛克,引领着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

圣火的熄灭4-2:

回想至此的欧莉依旧无法理解帕特提欧的行为,她一路走来,到处都是为求利益践踏他人之人,帕特提欧出现动摇了她坚信的东西,她带着与帕特提欧见面的悔恨,进行了自裁。圣火就此熄灭,但在熄灭前,也许是圣火感应到了欧莉的悔恨,欧莉并没有因此丧命,并被他人救起。

光明与黑暗的第三战:

八方旅人都迎来了各自旅途的终点,他们在野外露营,诉说着自己的辛酸,夜深,他们渐渐睡去,此时,最后的圣火熄灭,无尽的黑夜降临,八位被神明选中之人共同做了圣火熄灭之梦,他们歼灭了来犯的异界魔物,并决定再次踏上点燃圣火之旅。他们感受着暗影浓郁之地,找到了潜藏的圣火台位置,但是如何点燃圣火他们却是一筹莫展,正当旅人们踌躇之时,行囊中的阿鲁帕提斯散发闪耀,镜子实体化了旅人们心中的圣火,再次点燃了圣火台。圣火复燃,带来了熄灭前的圣火记忆,也因此旅人们得知了事情真相,和他们的所作所为。

旅人们最后决定去点燃圣火教处的圣火台,挡在他们路上的就是手持黑血杖的奥克奈特,她不再隐藏,暴露了凶残的本性,为阻止旅人而大打出手,然而仅凭一根黑血杖又如何拦住身经百战的旅人,奥克奈特很快不敌倒下,但是她没有遗憾,她知道邪神伍迪必将降临。

四座圣火重新点燃,圣火台向着一个交点散发出四道蓝色光芒,中心汇聚的位置便是从海底深处再次浮出的贝达尼亚城。

旅者们乘坐帕特提欧购买的商船来到了贝达尼亚城,这是古代神明们决战的场所,在这里他们见到了阴谋方唯一尚存的霞山——欧伯罗,他诉说着灭绝明天的理由,在质问完旅人们后,以身献祭城中仅存的暗影之力,邪神伍迪重现世间。

邪神伍迪施展强大的暗影之力,但身负圣火之力加持的旅人们合力上阵,用尽浑身解数最终击败了邪神伍迪(邪神伍迪战败的原因不得而知,也许是复活之初力量不足,也许是没有附身于容器,也许是欧莉未死,影响了复活效果),不同以往,邪神伍迪丧失了最后的暗影之力,就此灰飞烟灭,只留下一句我乃永存。光明重归大地。

(战后,旅人们开展了战术复盘会,内容大致如下:就这?老子去打一代隐藏BOSS彩蛋打了不知多少个小时,就这货还敢自称最终BOSS,老子连一个道具都没用十分钟不到就打死了,感觉连战歌都没听完,呸,要知道,当大贵族阿尔伦多带领我们所有人都升到80级以后,这邪神伍迪就是个废人了)

尾声1:

迎来光明的八位旅人再次集体露营,只不过这次真正迎来了告别时刻,旅人们诉说着真情实意,表达着不舍,镌刻着回忆,最终一一离去,旅途就此结束。

尾声2:

多年后,大陆最知名的明星邀请了诸多有名人士(主线NPC)参与她新创作的舞曲节目,并着重邀请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七位挚友莅临,这位大明星就是舞娘爱格妮娅。

八、爱格妮娅,舞娘,女,18岁

爱格妮娅出生在一个盛产木莓的偏僻小镇,她的母亲就是盛名已久的舞娘匡妮,在母亲的影响下,爱格妮娅从小就学习了舞蹈,并具有高超的舞蹈天赋,并得到了母亲的教诲,明星应该照亮他人,为他人带来希望。

天妒红颜,匡妮在成为明星的路上应病早逝,爱格妮娅为了完成母亲遗愿,同时也为了自己的心愿,毅然地踏上了明星之旅。

在旅行途中,爱格妮娅用自己的舞蹈为很多人带来了幸福与希望,她也因此撰写着属于自己的歌曲。

在旅行途中,爱格妮娅甚至见到了身在演艺团的导演丹珍,并给予了帮助,然而此时的她们都不知道未来将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爱格妮娅在大剧院看到了大陆最知名的明星多尔茜妮娅,她在舞台上闪耀的身姿彻底折服了爱格妮娅,爱格妮娅决心要成为同她一样的明星。

然而,爱格妮娅很快发现,多尔茜妮娅竟然是母亲匡妮的学生,但却没有走在母亲的道路上,爱格妮娅和匡妮是为了他人的希望而起舞,而多尔茜妮娅却是为了自己而跳舞,她甚至为了隐藏自己的贫贱出身,而想一改老街样貌,也因此遭到了居民和爱格妮娅的抵制。

多尔茜妮娅向爱格妮娅发出了舞蹈大赛的邀请函,也是一封战书,她想看看到底谁的道路才是真理,爱格妮娅毅然前往。

在舞台之上,两人翩翩起舞,但缺少经验的爱格妮娅很快战败,在打算放弃之际,她得到了旅途中受她帮助过的人们的声援,重燃斗志的爱格妮娅跳起了在旅途中作出的希望之歌,此歌舞,震惊四座,一举击败了多尔茜妮娅。舞蹈结束,两人瘫倒在地,但是爱格妮娅再次站起,彻底折服了多尔茜妮娅,并认可她才是真正的明星。

比赛结束,二人离开舞台,听着久久不停的掌声,爱格妮娅再次回归舞台为观众跳起了舞蹈。

尾声3:

此时家喻户晓的大明星爱格妮娅来到了舞台之上,台下坐满了在过往旅途中接触过的人们,而她的目光则更多地停留在那七位旅人朋友身上。她向观众述说着过去与朋友们旅行时的心路历程,他们共同经历了困苦与绝望,又迎来希望与明天。她作为参与者,更作为见证者,为了纪念这段旅行和朋友,她创作了这首歌曲,送给世上的每一个人。歌曲名为:

八方旅人2主线剧情详解 全部剧情内容介绍  第1张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