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财富观的社会公正意蕴

DNS在线 65 0

刘宏伟(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来历:中国青年报 ( 2022年02月08日 11 版)假如用一句话概括孔子基于道义的财富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应是最贴切的表述。孔子财富观中包含的社会公道理念,与社会主义焦点代价观提倡的社会公允正义相符合,可以启发我们正确看待和追求财富。——————————孔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最精采的代表,他看待财富的态度和主张,在明天看来仍然具有现实的启迪意义。他领会人们追求财富的普遍心理,可是夸大要以义取财;他了解财富增加是社会文化和进步的根本,所以夸大先富后教;他深谙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意义,是以主张将贫富差异控制在公道范围之内。不管是追求财富、缔造财富还是分派财富,孔子都力图将其框定于仁德与道义的范围当中,表现了他对于社会公道的期许。首先,孔子以为追求财富是人们的普遍心理,“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语出《论语·里仁》,以下只注篇名)。假如富贵可得,哪怕处置卑贱的工作也无所谓,“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述而》)。孔子还曾对颜回说“使尔多财,吾为尔宰”(《史记·孔子世家》),他希望心爱的门生能过上富足的生活,自己甚至可以去给发了财的颜回做管家。可见孔子是旗帜鲜明地激励人们追求财富的。他还进一步指出,“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泰伯》)。假如国家政治腐败,为社会成员供给了追求富贵的机遇和情况,小我还是不能摆脱贫贱的话,那说明尽力不够,绝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当追求财富与苦守道义相冲突时,孔子绝不会放弃道义。爱好富贵厌恶贫贱,本为人之常情,“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里仁》)。假如不能经过正当渠道获得财富、摆脱贫贱,那就宁可不处富贵、不去贫贱。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里仁》)。常有人以此为根据来证实孔子“重义轻利”,实在,孔子“重义”确是究竟,“轻利”的说法例值得商议。他从不否决而且激励人们追求财富,只是当求利与道义不能分身时,他赞美能苦守道义的君子,鄙夷只知求取钱财而违反道义的小人。假如用一句话概括孔子基于道义的财富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应是最贴切的表述。孔子的平生,在面临富贵时始终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来要求自己和门下门生。他已经官至大司寇,可是由于“三桓”背弃道义而挑选放弃;他率领门生周游列国14年,假如肯妥协,也仍有机遇谋取官职求得富贵,不再过贫贱的生活。可是,在那时“礼崩乐坏”的社会条件下,求富贵则必定违反道义,那是引以为耻的事,“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泰伯》)。孔子苦守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述而》)的信心,不管碰到怎样的窘境都不会摆荡。他率门生周游列国时,曾在陈国被困,食粮隔离,子路满怀懊恼责问教员,君子也会如此贫困一筹莫展么?孔子则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卫灵公》)。君子面临贫困能苦守时令,小人碰到这类情况便毫无底线了。在孔子看来,能否苦守仁德与道义,特别是身处窘境之时能否始终不渝地苦守,正是君子与小人的分野。其次,孔子了解财富增加既是公众对富足生活的期许,也是社会文化进步的物资根本,所以夸大先富后教。《论语》记录,孔子到卫国,感慨生齿已经很多了。人力是缔造财富的根本,孔子看到这一点感应很欣喜。门生冉有问他接下来应当怎样办?孔子说“富之”。唯一根本是不够的,还要将人力本钱的感化发挥出来,经过缔造财富使公众富起来。“既富矣,又何加焉?”那末富起来以后呢?孔子说,“教之”。(《子路》)生活敷裕以后,可以有更高的精神追求。治国之道,必先富民,孔子不是空谈仁德与道义,而是夸大要夯实社会的物资根本,先让人们过上好日子,再进一步经过教化告竣礼让守礼。子贡问“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时,孔子回答,“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学而》)。“贫而乐”固然很可贵,“富而好礼”则是更高条理的追求。以今世的话语表述,富起来以后才能强起来,实在的强起来一定是社会文化和文化层面的跃升。再次,孔子基于社会公道,否决贫富过于分化,夸大要有公道的财富分派制度。“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季氏》)假如财富分派不公,公众不能各得其所,不但社会次序不能安宁,统治者也会有倾覆之患。在孔子看来,那时的统治者过量的贪欲,正是致使社会不安宁的缘由,也是社会不公道的成果。鲁国的季康子已经过于小偷太多而懊恼,请教于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颜渊》)意义是说,假如不是你过量的贪求财货,老百姓又怎样会去偷盗呢。统治者得寸进尺苛捐杂税,生灵涂炭才会铤而走险。公众富足与国家敷裕是一体两面:“百姓足,君孰与不敷?百姓不敷,君孰足?”(《颜渊》)民富才能国富,反之亦然。是以孔子提倡救济贫民,多做雪中送炭之事,不搞如虎添翼之举,即“君子周急不济富”(《雍也》)。当门生冉求帮助富于周公的季氏剥削财富时,孔子间接表白态度:“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先辈》)他爽性地与这样的门生划清界限。鼎新开放和进入新时代以来,我国经济总量和社会财富快速增加,为全部群众供给了追求财富的机遇,培育了全天下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可是,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低级阶段,成长不服衡不充实的社会首要冲突也经过财富分派和占有在某些方面有所表现。孔子财富观中包含的社会公道理念,与社会主义焦点代价观提倡的社会公允正义相符合,可以启发我们正确看待和追求财富。与此同时,在财富分派方面,既斟酌社会成长不服衡不充实的现实,更要采纳有用行动缩小贫富差异、实现配合敷裕,尽力满足广大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高校思政课研讨专项“高校思政课利用中华优异传统文化资本的“四三二一”讲授系统扶植研讨”(项目编号:19VSZ108)的阶段性功效。)2022年02月08日 11 版来历:中国青年报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